梦雅(=゚ω゚)ノ

嘿!这里coser小白梦雅!萌全职,盗笔,黑篮,ll,柯南等....渣画,不会唱歌....坐标山西太原,来扩列吧小伙伴(=゚ω゚)ノ

@ア•カ•サ•ル 前排艾特太太
不知不觉也已经喜欢太太两年多啦!
我从一开始太太的赤司文追到后来的哈牛文再到现在的小周文,太太的文笔真的是越来越好惹(∗❛ั∀❛ั∗)✧*。
太太的文章总有一种小清新的感觉,人物的形象把握也是越来越准确(〃'▽'〃)
skl这篇文我也是超喜欢dei!那些甜甜的情节总是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最后变成老母亲的微笑而那些有些虐的情节也同样抓人心绪,内心十分紧张x
我看过许多的同人文,而像太太这样写体育背景女主就只有太太一位了。体育背景的文章除非是接触过,否则就需要查阅很多的资料,能看出太太真的很用心的搜集资料,写文章背后的付出也是我们所想象不到的。那些跳水比赛场面的描写画面感十足,情节的处理也是很棒哒!从一开始前渣男友到比赛负伤到小陆同学的特别关系,每一个情节的或转折或承接都扣人心弦,令人忍不住催更2333
第一次文评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希望太太不要介意我的语无伦次(灬°ω°灬)
最后祝太太生日快乐(晚到的祝福x)!
ps:太太什么时候有空打个tag,刷前文的时候翻的有些困难(:з」∠)_

第三次用sketchbook
还是个新人小白
存稿给以后修改

梦若星辰。-9(赤司bg。)

晓澄若笙凉。:

-9    薄雾。

该从何时说起呢。

其实在她报考借读生之前,她就知道了自己将会面对无数次的学质检测。

第一次是在原本的学校,只要通过便会回到洛山。

但无论是哪一次测试,只要出现不合格,便会被赶回原本的学校去。

秀德的实力相比于洛山并不差,在加上京都似乎也过于遥远了。以前的班主任知道她是聪慧乖巧的人,也曾以此建议过她不要去京都念书。

可她不愿意。

“老师,我想去。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她的目光坚定,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老师叹了叹气,不再试图劝解她了。

 

收到信息的那天,她正做着老师发来的复习题。

老师说,秀德的测试卷已经印出来了。

数学可能会有些难,如果是她的话可能会挂科。

她叹了叹气,伸手召唤芊儿。

“这道题,怎么写啊。”

“啊,这题嘛。很简单哦,这样算就行了。”

林芊在草稿纸上简单的写了两个式子,便轻松推出了答案。

“…………”白川湉看傻了,完全说不出话。

“湉儿别泄气嘛。其实你已经写出了一大半哦,只是没想到这里吧?”林芊急忙安慰道。

“………………”她不说话,只是瞪着林芊。

林芊尴尬的笑了笑,急忙向她道起了歉。

“啊,对了小湉,你最近怎么天天在学习呢。是为了准备期中考试嘛。”

林芊忽然这样随口问道。

“……”

白川湉说不出话。她该如何告诉芊儿自己可能要走了的事情呢。

“我们学校数学题都不怎么难的啦,我倒是觉得语文好难哦。”

林芊以为她是在担心期中考试,便急忙安慰了起来。

白川湉撇了撇嘴。

那是因为你数学好吧!

“湉儿真狡猾一个人偷偷学习呢。那,我也要去背课文喽。”

林芊噘着嘴,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

“请务必加油哦。”白川湉笑着说。

可当她低下头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却变成了伤感。

啊,又没能好好告诉她自己就要走了的事情。

 

篮球馆内,赤司的投篮练习刚刚结束。

他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缓步向休息区走去。

玲央姐见他只是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凑了过去。

“小征,有最新的测试题哦。”玲央姐把手机递给他看。

“哦,好。”他并没有抬头,只是这样说着。

“和你关系最好的异性是谁呢。”玲央姐问。

“湉吧。认识也挺久的了,还是挺有话说的。”

他的回答很是自然,语气平淡。

如果不是问题是关系最好的女生,也许会被别人觉得此人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存在吧。

玲央姐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小子,怎么这么……

“那,她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玲央姐继续问道。

“不怎么讨厌。”他说,“虽然有的时候她惹出来的麻烦确实会有点烦人。”

他的语气,还是一样的平淡。

不知为何,听完了他的回答后,玲央姐却忽然笑了起来。

这小子虽然语气平淡,可说的话嘛……

“好的哦。我问完了。”玲央姐满意的笑了。

这次收获,可不小哦。

“这是什么测试,玲央。”

赤司终于后知后觉的问起了内容。

“是推特上非常流行的恋爱测试哦。”玲央姐说。

一阵沉默。

“玲央,我和她是初中同学。”他说。

“我知道。”玲央姐笑着说。

“我是说,只是同学。”

玲央姐摇了摇头。

这小子……

 

与此同时,从不远处传来了小小的骚动。

玲央姐和赤司同时把头偏了过去……

 

“白川同学,怎么了?”

一个正在练习的备选队员看见白川湉的身子险些倒了下去,急忙走上前去。

“我没事,只是刚才头有点痛,没站稳罢了。”

刚才他的话,她听见了。

她听见他说,他不喜欢她。

她听见他说,他们只是同学而已。

那这些日子的他们……

她苦笑一声。

对她来说,这三个月来,和他,日子过的像梦一样。

他只是,对她比往常好了很多罢了。

可这样,真的意味着喜欢吗。

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开始悄悄的暗示,他已经喜欢上自己了呢。

想到这里,心就有些疼痛。

可在他面前,还要保持着不在意的样子。

于是,白川湉站起身后,非常“自然”的走到了赤司的面前。

“赤司君,这是你的笔记。我来把它们还给你。”

她吞了一口口水,强忍着镇定的说着。

他抬头,看了看一眼她的手心。

她确实是拿着笔记本过来的。

确认后,他便又低下头去。

她感到有些莫名,却又着实不知说些什么好。

就在这时,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为什么要送到这里来。”

他突然发问,声音有些冷漠。

“我在教室没看见你,觉得你应该会在这里。”

白川湉微笑道。

这,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学校有传言道,篮球部长学霸赤司,篮球和学习都爱的疯狂。

若是他不在教室里,便一定能在篮球场上找到他。

赤司仍旧低着头。

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从她手中接过笔记。

“你放在我座位上就可以了。”

言下之意,你不必前来篮球馆。

这里,也不见得一定会欢迎你。

白川湉保持着微笑,心却痛的快要滴出血了。

她,是故意把笔记本送到这里来的。

老师说,为了准备考试,她最好提前一个星期回去复习。

而明天,是最后的期限。

明天早上,自己就要走了。

自己,是特地过来和他道别的。

没想到,却只得到了他无情的驱逐令。

怎么办,忽然好想哭。

她张了张嘴,努力的让眼泪不要流下来。。

沉默了片刻,她才恢复了声音。

“好。”

说完,便是一个漂亮的转身。

如你所愿。我会离开。

安静的离开。


*翠翠,还有,男二炮灰君即将上线。

**大家说国庆让我拖更好不好啊。

《(主黑篮)我的女友是只猫》(32)

强推这篇文!!!今天看了一上午看完了 晋江已完结 质量挺高的 大家来吃安利啊啊啊啊啊
原作戳楼下

日暮离鸢:

最难拒绝的理由




四枫院夕影觉得,她这辈子恐怕都跳不出与这个叫“赤司征十郎”的少年的纠葛了。回到现世的第四个月,她终于在IH大赛四分之一决赛的这一天发觉,她对他第二人格的灵压也形成了免疫力——他拨出这通电话之前,她竟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若非如此,她大约会在感觉到他灵压的一瞬间便先瞬步溜之大吉。




“好久不见,赤司君。”


当赤发少年略过他们上方的所有座位径直走来时,黑子哲也当先侧头平静地打出了招呼。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哲也。”


“嗨,我和前辈们来看黄濑君和青峰君的比赛。”




这一头的小动静立马便惊动了另一头的诚凛众人,随着火神大我的一声“‘赤司’?黑子你是说赤司征十郎来了?”,众人便齐齐伸长脖子朝这边看了过来。




赤发异瞳的少年微微抬着下巴朝那些人扫了一眼,仅仅将视线在火神大我身上多停留了片刻,便直接对向了坐在最侧的紫发少女,似乎并不屑于搭理他们:


“来了这里也不说一声?”




“这话该我问你吧。本来想悄悄地看一场然后悄悄地回京都,为什么征十郎你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夕影有些尴尬地反问道。


其实她心中有数,因为他并未带上自家正选,显然不是来“考察敌情”的,那么唯一的理由只可能是……




“我猜你‘抓阄’会抓到这一场,就过来接你。”


如此简单地答复了一句,赤司征十郎坐在了她身边的座位上。




“……不愧是征十郎,感觉真是准。”


她“哈哈”干笑了两声,讪讪地说了一句,又放低声音,小心翼翼自言自语般地道,


“所以都说了我的本意就是偷偷的……”




但这话最终湮没在了对方斜过来的目光中。




……




这场比赛的初期并没什么看头。因为在第一节的试探过后,从第二节开始,一切就如四枫院夕影对两者实力的判断一样,是桐皇对海常毫无悬念的碾压。虽说篮球是团体运动,不该只以两队中的一人来定队伍的强弱,但当那个人与其他人的差距太过悬殊,他们便是决定性因素,更何况青峰大辉的队友并不比黄濑凉太的弱,甚至还要稍胜一筹①。


一面倒的局势最易让人产生视觉疲劳,加上她其实不是很愿意看到金发少年溃败的情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就渐渐产生了困意。




夕影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将身体歪过去并将头靠在身边少年的肩上的,但当第二节结束的哨声响起时,她确实十分庆幸赤司征十郎的不请自来,顺便合上了眼,闭目养神起来。




赤发少年朝她侧了侧身,微微低头,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额顶:


“昨晚没睡好?”




“不,我想只是因为这几年太散漫,瞬步的路程长一点就感觉有些累了。”




她这句话没主语亦没可供参考的上下文,而后者在稍稍一蹙眉后,还是立马解读出了其中的意思:


“为什么不坐车?”




“额,不是很懂现世各种公共交通的使用方法,而且时间也太长了。”


赤司:“……”




他默了一会儿,轻“呵”了一声,斜睨了一眼中场休息时正在清理球场的工作人员,又道:


“还看么?”




“看啊,做人不能半途而废。”


四枫院夕影立马睁开了眼,正气凛然地如此说了一句后,她眨了眨眼,降下声线,又恢复了那懒洋洋的口气,


“而且看凉太君的样子,是想试着突破他自己的极限了。上半场的局势本就在我意料之中,我想要看的就是接下来的内容,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言毕,她笑着朝身边的赤发少年扬了扬脑袋,


“征十郎你不也对此很感兴趣么?”




“……那也要看他能否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内做到了。”


赤司征十郎面无表情地睁着异色的双瞳,磁性的声线毫无波澜。




“但若是能做到的话,将来的凉太君实力就会有质的飞跃。”


夕影高挑着嗓音接了一句,而后不怕死地凑到他面前,


“也许以后也能copy你的技能呢,真是让人期待。”




赤发少年听闻依然摆着那面无表情的脸朝她斜了斜眸,没有答话,过了几秒,翻过搭在她肩上的手掌、勾起中指冷不丁地在她额上戳了一下。




“痛——!”


“你的话太多了,夕影。” 


“那也不能成为你戳我的理由啊,万一被你戳傻了怎么办?”


“这样都能傻,那也只能说明你不过如此。”


“……来个人帮我清空一下你那能说会道的技能点谢谢。”




旁若无人的相处模式。若不是暂时离开会场的黑子哲也从她面前走过,四枫院夕影几乎都忘了诚凛的人正在附近不远处。




祗园祭的那个初吻就如同一个开启的阀门,原本尚还懵懵懂懂的情感自那一刻起每分每秒都在变得更加清晰而真实。她自认很了解自己,但这数百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竟还有与人斗嘴的爱好;以及几天前的那通电话,她的本意不过是告诉他她收到短信了罢了,结果不知不觉就聊了半个多小时……


不过,若要这么说的话,他又何尝不是?她认识的第二人格的赤司征十郎也正在一点点地改变,变得与第一人格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虽说中二的台词以及那凌厉的戾气仍在,但如今也仅限在了唯一的一个点——篮球。




这是她最不想与他提及的,也是最害怕面对的,但,这偏偏又是必须要跨过的天堑。跨过了,她便再无顾虑,但若失败,面前的就是万丈深渊。


这些话她不能同他说出口,因为这就和否定他第二人格的产生没什么两样——而这种言论,太过伤人。




但尽管如此,现在的情况也不是那么糟糕。


四枫院夕影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并马上将其付诸了行动。




她从衣袋中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编辑界面,在收件人中找到了“黄濑凉太”,将其递给了身边的赤发少年。然后,在后者略带询问的目光中理直气壮地道:


“我要给凉太君发短信,但不会打字——征十郎你帮我打。”




【祝你成功,凉太君。四枫院夕影】


发送。




五秒后,新的未读短信提示便跳了出来。


【嗨,会的小夕影!这是你的手机吗?我记下了!另外替我向小赤司问好!】




“咦。”


夕影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将手机从少年手中抢了回来,歪了歪头,奇道,


“为什么凉太君会提到征十郎?”




“我刚才出去透气的时候碰到了黄濑君,就跟他说了一下。”


不知何时回来的黑子不知何时钻了出来,神出鬼没地吐了一句。




“原来如此。”




“不过。”


黑子哲也又开口了,他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格外幸福的笑容,


“如果黄濑君知道刚才的短信是赤司君发的,大约会更高兴吧。”




那一瞬间,她看得很清楚——黑子哲也的话音落下后,赤司征十郎露出了一个美到极致的浅笑,尽管短暂到不到半秒。而那个笑容,与全中二连霸达成前,第一人格的他看到自家部员的成绩时所露出的,完完全全地重合了起来。




离下半场开始还有五分钟,而这所有的一切发现和金发少年元气满满的短信回复都让四枫院夕影的困意散去了大半,她重又坐直了身子,兴致盎然地等待这五分钟过去。若是五分钟前的她还只是对黄濑凉太抱有希望,那如今,便是对接下来的发展充满期待了。




>>>




若说上半场是按照剧本的平淡无奇,下半场带给人的便是难以忘怀的震撼。




奇迹没有发生。海常依然输给了桐皇,但黄濑凉太居然完完全全地将青峰大辉的能力与球风复制了下来。他确实有着惊人的成长性,或许有朝一日,他真的能copy“奇迹的世代”所有人也不一定。




比赛结束后,众人都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睁大了双眸意犹未尽地看着队员早已离开的球场。——就连赤司征十郎亦是如此,看来金发少年在这一局中的成长也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不过几分钟后,他终究当先站起了身,淡淡地道了声“走吧,回去了”,就拉过身边人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等等征十郎,回哪儿?”




赤司征十郎回过头,摆出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但还是在沉默片刻后答道:


“酒店。”




“你们篮球部的酒店?”


四枫院夕影赶忙道,


“不,还是算了,即使你是部长就这样带一个不相干的人去也不太好,我自己回京都就行了。”




“‘不相干’?”


少年停驻了步子。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言论,他看向她,声线微挑,


“那天你打电话来,健身房里只有我和玲央。”




她没想到他会提到那一茬,愣了一下:


“额,然后?”




“他说,第一次看我打这么长时间电话,而且都在说些平常不可能说的废话。”


赤发少年转身朝她走上了一步,从近在咫尺的高处俯视着她,


“又说,似乎看见过我和你在一起,就问我,你是不是我的女朋友。”




“……”


不好的预感。




他的话音停顿良久后,异常理所当然地拉长了音调:


“我回答了,‘是’。”




“……”


夕影捂起了脸,


“你这是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赤司大神。帝光祭过后我可是很惨的,现在没有凉太君罩我了我要是被你的粉丝们套进麻袋再分成一片一片的该怎么办啊?”




“这点你应该感谢我。”


赤司征十郎高高仰起首,一脸正直地强势道,


“虽然玲央一兴奋向小太郎和永吉说了,但我禁止了他们向外人提及。”




“而且——”


“还有‘而且’?!”




“如果是你的话,或许学校的人反而能接受。”


“哈——?!”


“你可以试试——”


“不,我拒绝。”




……




“嘛,话虽如此——”


收去了不正经的表情,四枫院夕影半眯起眼,降下了声线,沉声道,


“今天大辉君和凉太君的身体都已经超负荷了,如果大辉君的教练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类型,后面的比赛应当不会再让他上场。”




“大辉君不上场,即使没有你,桐皇也不是你们的对手。因此,以你的性格,大约会直接通知敦君和你一样不上场比赛。”


她说着扬了扬眉,


“没有你们上场的比赛没什么好看的。而且,不管我现在在别人看来跟你是什么关系,随随便便去你们篮球部的集合地终究不妥。”




“所以我还是先回京都了,反正比赛也没几天了,到时拿到冠军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夕影深知赤司征十郎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或者说,即使她不说这番话,他也明白这些。之前之所以会强行拉她走,大约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所致……不过,由她将道理说出口,正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少年没再坚持,异色的双瞳平静地凝视入她的双眼,很久后,轻声道:


“你怎么回去?”




“瞬步——只要两三个小时,比坐车快多了。”




她看到少年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似乎对她这方面的能力很是烦恼。但他还是很快恢复了平常处变不惊的模样,点了点头道:


“到了以后打个电话给我。”




“咦,万一你们在训练怎么办?”


“无妨。”




TBC




①纯粹个人观点


这章关于赤队的描述还是那个意思,两种人格原本就都是一个人,故看起来完全不同,实则只是正反两面性。



【孙翔X你】等我夺冠娶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灵魂画手

Inga:

٩Oc预警
٩一发完结
٩我要热翻天了!
٩不虐不虐甜是颗的糖
٩灵魂画手再次上线!








你们已经三个月没联系过了。昨天他刚打赢一场比赛,现在说……应该不会影响他下一轮的比赛了吧?


孙翔,我们还是分手吧。你望着已发送三个字发呆。


本以为他还在睡懒觉,却不料他居然立刻就回了个电话过来。你划过接听键,就听到他脱口而出的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


你没有回答,孙翔却好像知道了原因。


“我……”孙翔抬头看向你房间的窗户,抓紧了手机。窗帘是拉起来的,他看不到你。


“我不是说非要腻歪在一起,但是总联系不到人,我也是会担心的。”你叹了口气,“昨天的比赛打得很棒,我有仔细地看,你要加油啊,翔翔。”


“好。”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起伏,“如你所愿,分就分。”话落,楼下的人影也随着电话的挂断而消失不见。


你看着手机发愣。随即苦笑了一下,他还真是不在意啊,你还以为他会情绪不稳呢,真是白担心了。本还想着跟他说还能做朋友的,估计……他也不需要吧。


自从分手以后,电竞好像就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了,你慢慢地不再关注荣耀,打算开始新的生活。当你撑着伞从学校回来,看到浑身湿透,蹲在你家门口的孙翔时,你吓了一跳,忙按开了密码,扶他进去,“怎么在这?”


孙翔不答,有些委屈地把头埋在你肩头上,“我们分手了,你连单元门密码都换了吗……我都进不去。”


“上次小区全部整体换锁了,密码是系统默认的我懒得去改了。”你解释了一下,接着就意识到不对,“我以为你是发烧烧糊涂了……你喝酒了?”


你驾着他进屋,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然后皱眉,“你们职业选手不是不让喝酒的吗?喝了多少?”


“就一杯……”


“手机呢?”你皱眉,这人肯定又是偷跑出来的,队里指不定怎么找他呢!果不其然,上面七八个未接电话。


孙翔的锁屏是他自己的照片,你还没来得及解锁,电话就又打了过来。正好,免得你又要去问他密码,你如是想。


后来你才知道,分手一年他锁屏的密码从来没变过,一直是你的生日。至于那张锁屏,只是照片的一半。那是一张合照,如果当时你解锁了,就会看到屏幕背景上,那笑得灿烂的你。


“孙翔你他妈死哪儿了!”


“……喂?”听到你的声音,那头似乎有些诧异,“你是?”


“孙翔的一个朋友吧……算是。他现在在我这里,可能有点儿发烧了。”你用手背试了试他的温度,“过来接他吧。”


没多久,你家门铃声就响了起来。你走过去开了门,那两人的自我介绍却让你心底吃了一惊。周泽楷、江波涛。好像是轮回的啊……


居然不是嘉世的来接?看来这段时间也发生了不少事啊。你带着他们走向卧室,复杂地看了躺在床上的孙翔一眼,就离开了,贴心的给他们留下了空间。


过了一会儿,见他们两个出来没带着孙翔,你问:“怎么了?”


“他似乎不愿意走啊。”江波涛感叹了句,“那手死死地抓着床板呢,能拜托你照顾他一晚吗?”似乎是看出了你的动摇,江波涛又补上一句,“明早让他小子自己回来就成。”


见周泽楷也在旁边若有所思,你知道他们是误会了。有心想解释,却又怕越解释越乱,只得应了下来。


待他们走后,你看着睡着的孙翔,认命地掏出手机,输入了“荣耀”二字。用了一年的时间将你淡忘,想要退出你的圈子,退出你的世界,却终究是抵不过你那一秒所说的话。


“媳妇儿……”


“……在呢。”你走了过去,手指刚触碰到他的手背,就已经被他迅速紧握住不放。你叹了口气,给他按了按被角,趴在床边沉沉睡去。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时,你睁开了双眼。一抬头,就见到孙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一双乌黑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看。


“我昨晚……”孙翔撇过头,“给你添麻烦了。”


你揉了揉有些麻木的手臂,“你也知道?那你还往我这儿跑?”


“那是我无意识中做出来的举动,再来一次也会是这样的,我控制不了。”你没想到他在这个问题上这么认真,一时竟接不上话,只好转移话题,转身出去,“我去做早餐。”


冰箱里只剩一个鸡蛋了,你下了面,毫不犹豫地将它捞到了孙翔的碗里。


孙翔在碗呈上来时就已经笑了,像个孩子:“你还是在乎我的。”他倒也不推辞,吃得有点儿快,估计是战队那边催他回去了,走的时候他却在门口停住了。


孙翔一手抓着门框,另一只手拎着衣服,仿佛在忍耐着什么,最后他只是说道:“你等我。”







等他什么?


你不知道,却没法继续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取消对他的关注了。那个人用了一句话,轻易地摧毁了你苦心建筑了一年的城墙。


豆腐渣工程啊……你心不在焉地吃着唯有一丁点儿蛋味的面条。


虽然承认你对他有感情,但想他还是飘忽不定地行踪,你们还是没有复合,之后也没有联系过。就这么做朋友吧……挺好。


直到那一天,孙翔以沉稳之态,击败了兴欣的方锐。你是特意到现场看的,看完了比赛就想走,不同于那些想要签名的粉丝,你关注的,始终只有孙翔而已,既然完了,那就撤吧。结果弹出的手机短信却将你拦了下来。


孙翔:站住


孙翔:我看到你了


孙翔:18排05号


你愣了,一抬头便措不及防地对上了他的视线。然后你打字回道:有急事……走了。


看到你站起身,孙翔把手机往裤带里一扔,也偷偷朝出口溜去。江波涛一回头,瞬间傻了:“孙翔那傻狍子呢?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坐在这玩手机的吗?”


结果那头一不注意,就放出来了个孙翔堵你:“本来想着等我那个冠军回来先的,可我忍不住了。”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措辞,“我现在沉稳多了,我们和好……成吗?”


你伸手抱了抱他,叹了口气,缴械投降。以后大概是会被这人吃得死死了的。


接着就有只手抬起了你的下巴,然后他的唇就覆了上来。把你亲到喘不过气,孙翔才满足地放过你,紧紧抱住,“媳妇儿。”


“我在。”


“媳妇儿。”


“我在。”


“媳妇儿。”


你无奈,还是应了他,“嗯。”然后措不及防被他咬住了耳垂,浑身一阵颤栗。只听他在你耳边说道:


“我爱你。”






【all叶】夏休期的一场聊天

叽歪歪:

复习到这个点忽然精神百倍,来一个晨更,希望大早上刷首页的朋友可以开开心心地吃饭饭(。)


 


聊天体/纯日常/随便看看/都这个点了我也只能摸个聊天体了


 


沐雨橙风:周泽楷要演电视剧是真的咩?


风城烟雨:啊呀,开屏见沐沐卖萌。


沐雨橙风:


风城烟雨: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们群女选手聊天总是十分腻歪。


风城烟雨:这你就不懂了吧。


沐雨橙风:女孩子都是这样子的啦。


沐雨橙风:所以周泽楷是不是真的要演电视剧啦?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 你自己问他呗,我看到粉群里有传,大概八九不离十吧。在镜头前搔首弄姿,可以说是电竞圈的耻辱了。


君莫笑:你知道搔首弄姿什么意思吗,就在这儿乱用。


夜雨声烦:所以你是什么意思,帮周泽楷挤兑我?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你嗯个屁啊!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at你你不出现,老叶一出现你就冒头了?你什么意思?


海无量:我们乐观点想,周泽楷可能拉黑了你并特别关心了老叶。


夜雨声烦:这到底哪里乐观了?


海无量:所以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周泽楷有没有秒回你,并且同时拖我们队长下水?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你实际上是暗恋周泽楷并且在吃我们队长的醋?


夜雨声烦:闭嘴吧你,就你脑子里洞多,我呸。


 


君莫笑:为什么一到夏休期黄少天就跟兔子似的到处蹦跶见谁怼谁?


索克萨尔:因为G市太热了吧。


君莫笑:把我们可怜的少天脑子给烧坏了?


索克萨尔:nili文州其实也不太清醒。


君莫笑:看出来了。


 


沐雨橙风:所以周队真的要演电视剧啊?


一枪穿云:……呃。


君莫笑:?


一枪穿云:嗯。


逢山鬼泣:理讨,为什么周队只对叶修用表情包。


夜雨声烦:李轩你为什么这么给?直男会注意这种小事吗?


百花缭乱:好像真的是这样。李轩给给的。


鬼刻:思想过于敏感,多半是有点弯。


逢山鬼泣:??不是你们平时最喜欢揪着这种小事吵个五百页聊天记录的?


 


海无量:不管,盖章你是给。


鬼灯萤火:盖章盖章,敲钢印。


逢山鬼泣:李迅你等会儿到我休息室来一趟。


鬼灯萤火:……靠,忘了我现在还在宿舍了。


 


沐雨橙风:所以周队你到底是不是要演《乒乓球王子》啊?我追这个漫画追了好几年诶,还好你和我心目中的男二形象很般配,不然我就要烧书了。


一枪穿云:不……


沐雨橙风:啊?


君莫笑:不是男二?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周泽楷为什么要在嘴里含根叶子?太涩情了,群里还有未成年呢!!


逢山鬼泣:黄少为什么这么注意这些细节,好给哦


夜雨声烦:没错我就给,你打我啊


逢山鬼泣:……


 


君莫笑:好了不要欺负李轩了。


逢山鬼泣:我谢谢你哦!


君莫笑:为什么凶我?


逢山鬼泣:……因为一切因你而起啊。


 


鸾辂音尘:所以周队到底演?


一枪穿云:不良少年。


 


- 短暂地沉默三十秒 -


 


君莫笑:小周演不良少年很挑战演技。


海无量: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心里有多不良,知道了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靠……他居然承认了。


百花缭乱:人家一向光明正大,哪像你废话那么多。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语气中的酸味,一大把年纪了还傲娇个屁,跟个孙啥似的。


一叶之秋:孙啥?


再睡一夏:孙子。


一叶之秋:……


 


再睡一夏:你过来吗@君莫笑


斩楼兰:大神就等你了。


归去来兮:叶神快来!


君莫笑:就来了。


再睡一夏:


君莫笑:滚。


 


海无量:我仿佛已经懂了。


百花缭乱:叶修变了,他以前不会就这样向金钱屈服的。


夜雨声烦:你是不是要跟这群腐败资产阶级去酒池肉林了?你考虑过父老乡亲的感受吗?@君莫笑


君莫笑:


夜雨声烦:……你干嘛突然调戏我啦,羞羞!


君莫笑:这人突然怎么了?


夜雨声烦:你再往前摸摸呗,前面有个超大宝贝等你发现。


 


- 夜雨声烦已被管理员移除该群 -


夜雨声烦已加入该群 -


 


夜雨声烦:靠,谁干的!


君莫笑:反正不是我。


大漠孤烟:是我。


夜雨声烦:你凭什么这么做!


 


- 夜雨声烦已被管理员禁言 -


 


君莫笑: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黄少天?


索克萨尔:人要在伤痛中学会成长。


君莫笑:你怎么这么坏呀。


索克萨尔:喜欢吗?


 


- 夜雨声烦已被管理员解除禁言 -


 


夜雨声烦:队长,你会不会太残酷了一点?


索克萨尔:不会。你要学着一个人长大。


夜雨声烦:……老叶,你看他,他怎么对我这么坏!


君莫笑:


夜雨声烦:天呐,老叶你今天到底为什么这么大胆奔放?天天找你说话当然是因为天天想睡你。


海无量:我快吐了,谁来把这个天天叉出去。


 


- 夜雨声烦已被管理员移除该群 -


 


风城烟雨:要不要赌一赌黄少天今天会不会三进三出?


沐雨橙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


 


王不留行:@君莫笑 你是不是在市民游泳馆。


君莫笑:你怎么知道?


王不留行:因为我看到你了[他拍.jpg]


 


风城烟雨:靠,你他妈怎么这么白!


鸾辂音尘:我的天这大白腿,发上微博肯定要新增一大票肉体饭。


一叶之秋/海无量/唐三打:不准!


鸾辂音尘:方锐大大我尚且能够理解,孙翔和唐昊……你们是?


一叶之秋:……


唐三打:……


风城烟雨:真的,窥屏不是什么好习惯,你看现在多尴尬。


 


百花缭乱:我日,叶修你是不是泡牛奶长大的,白成这副鬼样子。


君莫笑:你当我是奥利奥啊。


再睡一夏:那我来扭一扭舔一舔泡一泡。


百花缭乱:……你不是和他一路的吗,为什么要用QQ,不能直接面对面说话吗!


再睡一夏:不能,我乐意。


 


- 夜雨声烦已加入该群 -


 


夜雨声烦:我错过了什么!


百花缭乱:并没有什么。


一枪穿云:嗯。


夜雨声烦:……我一定错过了什么。


 


***


 


好了,结束我昼夜颠倒的一天了。大家晚安。


以及,关于最近的各种消息大家都不要再来问我的看法啦(有些朋友真的谜之在意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就是,我尽量在复习期间摸鱼为大家制造锦鲤!!(啥)


忽然发现摸鱼有助于更好的学习(这人瞎说的(好孩子不要学)


如果看看我的更新能让你们心情变好我就很开心啦。

闲得没事就做一个【目录】看看

叁·周泽楷官方认证·花:

*会慢慢更新


*原来自已还是写了一些东西的


【全员向系列】:脑洞发散的系列,几乎全部都是私设,日后应该会衍生出“关于你所不知道的他的100件事”这种一百系列吧(笑)


【全员向】日常里其实是这样的他们①(本章相关衍生:【日常向】日常里其实是这样的张佳乐


【全员向】日常里其实是这样的他们②


【全员向】日常里其实是这样的他们③


【全员向】嗨呀你们这些账号卡呀!


【全员向】哈!大乱斗!


【全员向】论大乱斗之后的乱斗·上(有可能弃掉了,也有可能重写的内容)




【男神x你】:哈哈哈这个才是老本行啦,曾经被亲友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男神×你】吃掉我


【男神×你】年龄差【黄少天篇】


【男神x你】论幽灵男友的日常【苏沐秋篇】


【叶修×你】当他深夜未归你无法入眠时


【男神×你】这个药真的没问题吗?!【叶修篇】


【男神x你】你和他的故事·周泽楷篇Ⅰ


【男神×你】并不太懂你们猫的思维【周泽楷篇】


【男神×你】当家里多了一只宠物①【叶修篇&黄少天篇】


【男神×你】当你家多了一只宠物②【周泽楷篇】


【男神×你】当你家里多了一只宠物③【张佳乐篇】




【BL向】:嗯,一个至今写出来的文没有什么很大起色的题材,依然不是很擅长,随意看看就好


【ALL叶】这样喜欢着一个人的他们①


【周叶】啊都是你的错


【双花】并不知道他们家为什么买了一只藏獒(角度特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暮雨晨风:

我又来讲故事啦

还是我室友

总讲到她,就叫她王小明吧!【就很随意?

我俩最近复习考试复习到洗脑

刚刚她给我讲一道题

大意就是图灵机读写头指的地方和状态是等价的

突然冒出一句

“读写头所指的地方,状态也如影而至。”

???!!!

hhhhhh笑死我了!

然后我俩就开始了一轮名句改造!

“自动机所及之处,图灵机即是规则!”

“十年自动机,一如既往!”

“图灵就这样和他的图灵机扛着自动机向前飞去!”

“状态,转移,形式语言!”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图灵机的夏天!”

“图灵机可不是一个人能用的!”

“我可是职业程序员,你以为呢!”